换肤

专门网

烟草的自杀经济学

2018-04-18 10:28:02 | 来源:IT时代网 | 作者:伯通
无论是算经济账还是社会效益账,付费自杀类产品都是稳赚不赔的支柱型产业。鸿茅药酒此前之所以卷进争议,还是因为自身体量太小,致死率过低,社会收益尚不明显。可能有些朋友正在使用付费自杀产品,却又无法割舍。没事,该抽抽,该喝喝,啥事别往心里搁。雷锋就要活出个雷锋的样子。

 自杀经济学

如果有一种产品,消费者在使用后几乎没有正面效果,负面效果可能是头晕、瘙痒、呕吐等不良反应,那它的处境其实是不太稳定的。因为它的经济效益,只能通过宣传并不存在的正面效果,以欺诈的方式面向用户收费。

可是有另一种产品,消费者在使用后也同样几乎没有正面效果,但它却可以通过导致多种疾病,缓慢而坚定地将一半以上用户过早送进坟墓,那么这种产品很可能诞生出一个个巨型企业。因为它的经济效益和价值要坚实许多,除了创造直接利润外,还可以通过送用户去死而创造新的价值。

第一类产品,就是这段时间过街老鼠一般的“鸿茅药酒”。第二类产品,则是在平日生活中常见到不起眼的卷烟。

“控烟就是卖国”

烟草是什么产品呢?世界卫生组织是这样定义的——

烟草,是如果完全按照生产商的要求使用,即可导致至少半数使用者死亡的唯一合法供应的消费品。

说白了,烟草制品行销的结果,是会使得大量受众“付费自杀”的。这是一种社会允许甚至推崇的自杀方式(中国每年有100万人、每天有3000人死于吸烟)。

这种自杀方式能够成立的原因,也非常简单,因为在经济效益上,让一些人自觉交钱去死,是非常利国利民的。

早在中国代表团参加《世界卫生组织控烟框架公约》谈判时,国家烟草专卖局一位官员就曾指着卫生部官员大骂:“你们要控烟?我告诉你们,你们这是在卖国,你们是公务员,工资的十分之一都是拿的我们的钱!”

这位官员说的一点也不错,控烟的确是“卖国”。

自从实行烟草专卖制度以来,中国就逐渐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烟草生产国和消费国,3.15亿烟民每年都是政府财政收入的中流砥柱。2017年,全国公共预算收入17万亿元,而其中有1万亿就是烟草行业贡献的,即烟草贡献了去年中国经济收入的6%。

要知道,这还是在控烟提税等措施影响下,烟草行业不断遭遇不利因素的条件下完成的。在没有控烟措施的上世纪九十年代,烟草行业对财政收入的年贡献率几乎都在10%以上,1996年时甚至高达13%。这也正是烟草部门官员骂卫生部官员“卖国,工资十分之一都是我们的钱”的底气。

举个例子,1988年云南地震,当时中央和地方都没钱,中央于是出台政策,批准云南发展烟草的规模,不再设禁区,结果褚时健和红塔瞬间崛起。到了2012年云南地震时,云南省发改委第一时间向国家申请增加40万箱卷烟生产指标,这些卷烟将增加6亿多地方税收,比什么生产自救的法子都快。

那么中国烟草总公司(国家烟草专卖局)有多牛B呢?就拿2017年中国的《财富》500强企业举例吧,按利润排名最高的是中国工商银行,2782亿元。国人熟知的腾讯和阿里连前10都进不了,中移动才排第5。

然而,如果把中国烟草总公司,这个500强榜单不会收录的隐形冠军列进榜单后,中国其它所有,对,所有公司就都渺小得可笑了——

什么叫国之栋梁?这就是。什么叫共和国长子?这就是。IT、金融、通信、能源、汽车、房地产……在卷烟厂面前连提鞋的份都不配。

于是早在2001年时,某烟草官员就曾指责过控烟派——“国内的一些卫生组织在‘控烟’问题上,没有完全坚持国家利益、人民利益高于一切的原则;没有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,不负责任地制定了一些不符合国情、超越现实、作茧自缚的‘控烟法规’,使我国的烟草行业受到了比较大的冲击。”

于是在某烟草行业网站上,刊载了这样一段话——“如果没有烟草连续的‘两个超万亿’,或许我们的第二艘航母还只是图纸,万吨大驱还存在于想象,高铁还遍布不了南北东西,大规模的税收减免也还停留于规划。对了,你或许还不能享受到这么多这么好的社会福利,更不能心安理得地扮公知、打嘴炮,可能连耍嘴皮动键盘骂烟草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“每天两口,把命喝走”

有人可能会说,不应该这么算账,因为吸烟会导致很多人生病去世,这些社会外部性成本也必须计算进来。

Bingo!如果这么算,那烟草更是个无比划算的产业了。

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推算,2014年,烟草产业给中国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为530亿元,这其中包括了治疗吸烟相关疾病的所有医疗支出。

但如果反过来想一想,这些人死得早反而就省下了一笔社保支出,这其中包括养老金、医保支出及其他社会福利支出。

这笔冷血的账,早在1999年时就由捷克最大的烟草公司“Philip Morris”算过了(不熟悉这个公司的,可重新复习《哈佛大学公开课》)。按照其预算模型,每个烟民早死(自杀)的社会收益数额,大概是1.2万人民币。需要注意的是,这是笔额外的收益,不包含在烟草公司利税中。

而到了2015年,英国经济事务研究所(IEA)的报告认为,烟民的过早死亡为英国政府提供了大量节余,据其估算,每个烟民早死的社会收益,大概是91万人民币。

同样支持这一观点的,还有新西兰财政部在2012年时发表的一份报告。

由于国内缺乏相关研究,所需数据也过于庞杂,很难得出一个精准的数据。但只要每个早逝的中国烟民能够节省超过5.3万元,那么治疗烟民的直接成本就可以完全负担,甚至可以有盈余。

实际上5.3万这个目标并不难达到,我国吸烟者主要死亡年龄段是35-69岁之间,而任何死于60岁之前的早逝者,均可以节省十几万至数十万不等的养老保险费。这还不包括其它社保费用及社会福利支出(烟民平均寿命会减少十年)。

要知道,随着国家社保基金的不断吃紧,和烟民死亡量的持续提高,烟民早逝价值也会越来越高。据预测,到2050年时,中国每年将有300万人死于吸烟,在那个绝对老龄化社会中,从减轻社保亏空压力的角度而言,这无疑是笔巨大的财富。

因此,放任一部分公民付费自杀,对于整个经济大盘来说,当然是件大好事。这个浅显的道理,其实已经被探讨过无数次了(不熟悉的朋友可复习英国电视剧《是,首相》)。

此前有网友调侃“鸿茅药酒”的广告词应该是“每天两口,把命喝走”,其实鸿茅要真有这效果那就太厉害了,因为酒不仅也是成瘾物,且与烟同样是低价格弹性产品,其人群普适性还更高。这样一款慢性毒酒,当然是优秀的付费自杀产品。

“烟草助你成才”

可能还有人会说,烟草还造成了其它问题,比如环境污染、对死者家庭的伤害、死者早逝而损失的劳动回报、农民种植烟叶以外其它农作物的机会成本等等(据世界卫生组织推测,烟草每年给中国造成的间接损失有2965亿元)。这些成本加起来也非常高昂,况且其中有很多都是无法估算的,比如人的生命权及感情,这些怎么能用金钱衡量呢?

Naive!烟草企业多年来也做了大量功德无量的社会贡献,同样无法用金钱衡量啊!

比如2008年汶川大地震,捐款最多的公司是哪个?可能很多人会想到富士康、加多宝、中石油。但实际上捐款最多的是烟草总公司,捐赠金额达到3.4亿。然而由于很多人嫌烟草的钱脏,不愿意拿,导致此后六家烟草企业在获得2008年中华慈善奖提名后被撤出评奖名单。

既然不能捐助灾区了,那就建希望小学吧。全国由烟草系统援建的希望小学超过100所,比如中烟帝豪希望小学、中南海爱心小学、红塔希望小学、四川烟草希望小学等。同时,为了能够让孩子们竖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,烟草系统还在学校门口立下醒目的提示——

“天才出于勤奋,烟草助你成才”

你看,就在全世界其它主要国家都在实行控烟禁烟的错误路线时,我国烟草系统还可以对未成年人宣传烟草事业,这就证明政府的务实和定力,可以不盲从不跟随,走出有中国特色的烟草强国路线。

再比如,全球其它国家的烟盒几乎都丑不忍睹——溃烂的口腔、漆黑空洞的双肺、畸形的婴儿,只有中国的烟盒依然漂亮美观大方。早在2008年的德班国际控烟大会上,我国烟草系统官员就严正宣告:“中国的烟盒包装有名山大川,有美丽风景,如果放上这些烟害警示图片,会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。”

再比如,为了能够让国人少花钱就能吸上烟,我国烟草系统一直拒绝学习其它国家的错误做法:这些国家通过提升消费税降低烟草消费,可谓搬砖砸脚。而我国的卷烟价格是G20国家中最便宜的,甚至比一些不发达国家还便宜,顺利保障了52%中国成年男子、2.7%中国成年女子的吸烟权。

中国烟草系统不高调,不张扬,默默做了这么多利国利民的工作。难道不也是无法衡量的价值?

综上所述,无论是算经济账还是社会效益账,付费自杀类产品都是稳赚不赔的支柱型产业。鸿茅药酒此前之所以卷进争议,还是因为自身体量太小,致死率过低,社会收益尚不明显。

可能有些朋友正在使用付费自杀产品,却又无法割舍。没事,该抽抽,该喝喝,啥事别往心里搁。雷锋就要活出个雷锋的样子。

声明: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。

我要评论

共有 0 条评论

微博话题

最新评论

会员登录 ×